电竞比分直播彩虹六号

下一個十年:移動通信的變數與展望

光纖在線編輯部  2014-10-23 08:29:17  文章來源:綜合整理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導讀:

10/23/2014,當我們談論未來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么?在9月末的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的開幕論壇上,我突然想起了這句話,因為開幕論壇的主題正是“論道下一個十年”。各位受邀嘉賓(軟件開發商、設備商、咨詢公司)紛紛就這一主題發表自己的觀點,初初聽完感覺前景無比廣闊,細細思量,卻發現通信運營所能分到的價值越來越低,且移動通信從高利到低利甚至微利的趨勢越發明顯。

  最近聽到一個詞叫“數字赤字”,也就是因數字化與移動互聯網化的替代作用導致企業未來的預期收益變少,就如電商對實體商城的替代,手游對傳統游戲的替代。很不幸運營商正處在數字赤字重災區,OTT應用導致話音、短彩信收入的快速下降,且預計近兩年趨勢會進一步加速。但相對幸運的是移動寬帶的需求(數據流量需求)快速增長,結果移動運營商還能夠活下去,只是與以前相比日子更為艱難。

  作為通信運營商中的一員,見證了近二十年來移動通信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前通信技術變革更是帶動移動互聯網的大發展,影響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個技術革新的浪潮中,一直都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下一個十年,我們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因為變化太快,所以很難做一個準確的預測。但并不妨礙把過去與現在連成線,然后通過延長線去做各式各樣的猜測。即便無法猜測,也可以把現階段的各種觀點結論做一個總結,讓大家去思考判斷。下面將從網絡技術演進、物聯網、云與大數據影響這幾個方面對這一問題嘗試做一個回答。

  一、LTE將會長期存在,ONELTE將會成為主流

  2014年普遍被認為是中國4G的元年,正式商用的第一年,全球的LTE元年應該是2010年,基本上業界普遍認可中國移動對4G的大力投入推動整個產業鏈向前發展。有幾個數據可以讓選用TD-LTE技術的中國移動振奮一下,終于回歸到主流了。全球已經有41個TD-LTE商用網(其中18個為TD/FDD聯合組網),全球150家領先運營商中超過一半會用上TD-LTE網絡,全國1-8月份TD-LTE手機出貨量達6700萬部,中國移動TD-LTE用戶超過4000萬戶。全球TD-LTE基站數量達54萬個,占LTE基站的60%,其中中國移動貢獻超過40萬個。

  如果說1983年第一臺車載移動電話機(基于模擬技術)出現解決了移動通信問題,而隨著車載移動向個人移動轉變,容量成為瓶頸。1994年確定的第二代移動通信技術GSM實現模擬向數字轉變,解決了容量的問題,但隨著話音需求向數據需求轉變,帶寬不足成為瓶頸。2001年第三代移動通信技術CDMA(含W與TD)提升了數據帶寬,但高速大流量數據通信仍有局限,成本過高成為瓶頸。2010年第四代移動通信技術LTE較好的解決了低成本高速大流量數據通信問題。那么現在的瓶頸在哪里?雖然不少設備商、研發機構已開始紛紛討論更新一代(5G)移動通信技術,但從需求上看,個人移動終端已基本飽和,對于個人客戶需求而言,LTE以及不斷演進版本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將能夠滿足個人客戶需求,即當前瓶頸還未出現。

  從技術標準演進本身上看,1994年確定GSM為二代移動通信標準時,高通已經提出了CDMA標準(實際上是三代移動通信標準),2001年確定3G移動通信標準時候,英特爾就已開始提出4G移動通信標準(WiMAX),來挑戰現有體系。然而2010年LTE標準確定的時候,5G標準還遙遙無期,直到2014年才初步發布了一個《5G愿景與需求白皮書》。這說明更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5G)較為復雜,內容較為分散,技術與標準本身距離成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雖然目前LTE有兩個標準(TD與FDD),但幾乎所有的設備商與運營商一致呼吁“ONELTE”,也就是TD/FDD融合組網。愛立信的某位專家報告中說到,TD與FDD在技術上95%是完全一致的,在愛立信內部,LTE產品只用一套標準。筆者很理解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的融合組網需求,因為國家分配了TD頻率資源,不用浪費,但不明白中國移動為什么也需要融合組網。后來與華為一個專家聊起時發現,移動也同樣需要,因為未來GSM會退網,而GSM退網后的頻譜已劃分為FDD方式,不融合組網這部分頻譜資源怎么辦?當前載波聚合技術比較成熟,充分利用頻譜資源,會帶來更大容量更高峰值速率的業務體驗。且終端的5摸10頻(據說iphone6已經是6摸20頻)早就不是融合組網的障礙,所以可以確定未來ONELTE(TD/FDD融合組網)將成為主流。

  二、移動通信技術會發展到第5代,將在通信密度、時延方面有質的突破

  (一)5G主要解決通信設備密度與流量密度問題

  IMT-2020(5G)推進組于2014年5月發布的《5G愿景與需求白皮書》里可以看出,移動互聯網與物聯網的發展是未來移動通信發展的兩大主要驅動力,將為5G提供廣闊的前景。一方面移動互聯網將推動人類社會信息交互方式的進一步升級,為用戶提供增強現實、虛擬現實、超高清(3D)視頻、移動云等更加身臨其境的極致業務體驗。這將導致移動流量的超千倍發展。另一方面物聯網擴展了移動通信的服務范圍,面向2020年及未來,移動醫療、車聯網、智能家居、工業控制、環境監測等將會推動物聯網應用爆發式增長,數以百億/千億計的設備將接入網絡,實現真正的“萬物互聯”。

  白皮書給出了幾個數據,預計到2020年,全球移動終端(不含物聯網)數量將超過100億,其中中國將超過20億(筆者估計目前中國至少超過了12億),全球物聯網用戶將超過500億,其中中國將超過100億(目前估計5000萬)。以2010年流量為標準,2020年全球數據流量將增長200倍,其中中國將增長300倍,熱點城市如北京、上海將增長600到1000倍,當然流量增長是指數級的,到2030年預計全球流量增長為2010年的2萬倍。

  按照上述未來移動通信需求愿景,下一代移動通信主要解決兩個密度問題,第一個是設備接入密度,同一小區內接入更多的設備,不能如2002年某中部地級市那樣,過年的時候因為打工回家的人太多,以至于系統容量崩潰,開機無法使用。第二個是流量密度問題,不僅僅能夠使用,還能夠使更多的設備以更快的接入速度使用流量。當然,要實現更多接入設備前提是物聯網廣泛應用,設備中的SIM卡接入時延更低,真正的融入到工業應用中去,這就涉及到第三個問題,時延問題(業務質量與體驗)。

  (二)5G技術革新首先來自天線技術,其次是調制技術

  如果把通信技術(無線部分)分解的話,基本上可分解為信號編碼、信道編碼、調制解調、天線四個部分。從一代到二代,主要在信號編碼上變革(控制信道分離也有較大變動),二代中的GPRS應該是信道編碼技術的重要演進。三代移動通信技術碼分多址(CDMA)是調制解調技術的突破。四代LTE重要技術特征是多載波正交頻分復用(OFDM),本質上還是調制解調技術革新。

  按照某專家報告所說的,前三個方面技術已經接近極限,天線技術存在較大的提升空間,因此5G的技術革新會在天線技術上有重大突破。

  筆者自己了解到其實調制解調技術還有提升空間,大概下一個十年能提升4-6倍。但技術進步帶來的頻譜效率進步無法達到5G需求愿景所描述的千倍以上能力提升要求(速率、密度、時延各10倍以上提升),因此專家們普遍盯上了空閑的高頻譜資源(如3.5GHZ段,甚至到6GHZ段),因此更多的高頻資源、更高的頻譜利用效率共同組成下一代移動通信的技術革新。

  “多流匯聚”也會是未來移動通信技術的革新重點。華為在本次通信展旁邊的酒店里辦了個移動專場展覽。其中就形象的演示了未來“多流匯聚”帶來的多網絡資源的高效利用。上面提到TDD和FDD可以通過多載波聚合方式實現混合組網,那么有沒有可能將4G、3G、2G甚至WIFI也融合在一起呢?

  “多流匯聚”正是解決不同制式不同網絡的融合問題,形象的來說,該技術應用后,當客戶經過4G覆蓋區域時,可以享受100MB的移動帶寬,當進入4G和3G重疊區域時,由于雙網絡資源的疊加,可以享受110MB的移動帶寬(假設3G帶寬10MB),當同時進入4G、3G、WIFI覆蓋時,可以享受210MB的帶寬(這里假設WIFI帶寬是100MB),當走出重疊區域時,自動釋放回到初始的情況。這絕對是一個對運營商有利的理想技術。要知道眾多數量的網絡并存會造成巨大的投資與管理資源浪費,比如中國移動前幾年為了應對3G不利競爭局面,開展了大規模WIFI建設,簡單估算就會得知,WIFI的投資效益會低到一個瞠目結舌的水平。

  三、通信技術進步并不必然帶來運營商的利好,因為無法打破“ARPU不增長”魔咒

  如果運營商未能開辟新領域,固守通信運營的話,只有兩種情況能夠帶來利好,第一是使用SIM卡的人越來越多(用戶越來越多),第二是用戶ARPU不斷提高。但現實是第一種情況很好實現,第二種情況很難實現,基本上無法實現,已使用的存量用戶ARPU基本穩定,未使用的潛在增量用戶ARPU普遍較低,最終是平均ARPU水平在不斷下降。

  使用4G手機后,你會產生更多的通信支出嗎?顯然答案是否定的。應該說通信費就和水、電、煤氣一樣,在每個人的可支配收入中比重基本穩定,某種程度上隨著可支配收入的增長,占比還在不斷下降,這是一般的消費規律。

  有報告稱美國3G用戶升級為4G后流量由0.5G上升為1.4G,韓國3G用戶升級為4G后流量上升為1.6G,據說國內也類似,客戶由3G升級為4G后平均流量上升3-5倍。流量上升的根本原因不是技術進步帶來的,而是運營商資費調整。一部分是資費結構調整,話音部分降低,流量部分提升;更多的是直接流量資費下降,有報告稱3G時代1元平均消費5MB流量,4G套餐中1元消費15MB流量,實際4G流量資費便宜了3倍。至今筆者未能獲取代表性的案例,來驗證中國運營商用戶升級到4G后的消費變化情況。

  可見4G帶寬提升10倍并不能讓用戶流量提升10倍,決定用戶流量的是資費,也就是運營商的成本。如果把流量的成本分解的話,基本上可分為主設備分攤成本、有線回傳、鐵塔(物業及用電)、管理維護、經營銷售。無線部分的技術進步只能帶來第一部分主設備分攤成本的下降,其余四個部分成本隨著資源與人力成本增長而不斷上升。

  對于通信運營商而言,短信業務盈利率超過話音,話音業務超過流量,當業務由話音向流量轉變后,總體盈利能力由高利率向低利率轉變是顯而易見的。在流量經營中,如果迫于競爭的壓力,進一步降低資費,而又不能同步降低成本(如不能降低電費,不能降低鐵塔成本,也不能普遍降工資),那么技術進步有可能導致低利率向微利或不盈利轉變。技術進步的真正利好在于設備商和用戶,而不一定有利于運營商。

  要改變上述趨勢,有兩種可能,第一種物聯網的大爆發,將已逐步飽和的市場空間無限放大。第二就是打破“ARPU不增長”魔咒,也就是進入新的領域,對別的行業進行替代,或者對用戶的其它支出部分進行替代。

  四、物聯網是運營商的真正機遇,但物聯網的蛋糕屬于運營商的部分很小

  可穿戴設備的大發展直接推動物聯網的繁榮。本次通信展上中國移動展出的遠程心電監測很有代表性。一個邊長2厘米的傳感器(內置SIM卡)貼在自己胸腔位置,自己就可以打開手機APP應用讀取自己心電情況,并分析異常點。要知道心臟疾病在沒有發作的時候是無法測出來的,是去醫院做心電監測方便還是自己帶上這個傳感器,只要感覺不舒服就能測出真實原因方便?顯然是后者。同時各類“兒童手環”、“智能貼片”等也紛紛推動物聯網的發展,移動醫療、車聯網、智能家居、工業控制、環境監測等將會推動物聯網應用爆發式增長。

  那么對運營商而言,物聯網開辟的增量空間有多大?以中國移動為例,目前中國移動機器卡最低月套餐為3元(一定量的短信或流量包),通常用得比較多的應該是5元(包數據服務),如果目前的手機用戶ARPU平均為50元的話,10個物聯網卡相當于一個手機用戶。按照《5G愿景與需求白皮書》預測,2020年中國物聯網用戶將達100億戶,相當于10億目前水平的手機用戶(目前中國3家運營商手機用戶超過12億,其中移動有8億),至少相當于再造一個中國移動。

  雖然物聯網給運營商帶來的機遇,但運營商分到的通信部分價值僅占物聯網大蛋糕中的很小份額。以兒童安全手環為例,一個手環的價格也就200元,用一年的通信費在36元到60元之間,假設50元,通信與非通信部分比例為1:4。以“budiu”兒童鞋為例,總價值720的套餐包含4雙鞋(2年內使用)2年通信費,2年通信費真實支出最多也就120元,占總價值的1/6。可見純粹的通信管道,運營商在物聯網的大蛋糕中僅占不到20%的份額。對于價值更高的工業控制、車聯網等,通信部分的價值占比可能更低。

  不甘心只做傻管道,運營商紛紛希望進軍物聯網應用領域,比如車聯網。中國聯通已經成立車聯網公司,并開發了車聯網應用平臺,中國移動也將要成立車聯網公司。6年前車聯網的概念就開始流行了,只是6年多過去了,目前仍缺少必要的殺手級應用,但是面對當前1.4億機動車,沒有人會忽視這樣龐大的潛在市場。車聯網到底聯什么?有什么應用?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需要明確汽車有什么可以聯網的?正是這一問題多年來制約車聯網應用的真正繁榮。

  特斯拉某種程度上給了一個方向,目前高檔車也基本上朝這個方向發展,那就是車載大屏幕(含前排及后排)。媒體播放、廣播、空調系統、導航系統其實完全可以整合到一個大屏幕上(車載電腦平板化大屏幕化),通過觸屏的方式實現車輛的部分控制管理,同時加載通信模塊的話,就是真正的車載互聯化,推動并搶占大屏幕將會是未來車聯網競爭的一個重要手段。

  除車載大屏幕外,OBD((On-BoardDiagnostics)接口也是另一個可以聯網的入口,保險公司更喜歡通過OBD入口實時獲取駕駛汽車的速度、路線、區域等信息,更精準的實現個性化保險評估。目前不少公司均推出OBD盒子,如騰訊的路寶盒子等,客戶自己通過手機及時讀取汽車的各項性能數據,但目前應用價值不大,因為客戶最需要的信息如胎壓是否正常、車窗是否關嚴、手剎是否拉上、發動機是否熄火等數據在現有OBD下是不能讀出來,如果真有一天能夠做到,那么整個接口標準體系、安全與法律風險都需要推倒重來。

  除此之外,還有直接加載設備創造汽車聯網入口,如各類導航設備、車務通設備、位置防盜等“后裝”設備,這也是最近幾年市場車聯網應用的主要內容(因為汽車廠商實在太封閉了,前裝應用非常麻煩,市場很難打開)。如果要對車聯網的未來做一個預測的話,前兩者的市場空間與容量最為龐大,尤其是第一種,是車聯網競爭成敗的關鍵。對于運營商而言,不管車聯網的應用向那個方向發展,機器卡的需求是確定的,因為移動網絡是最適合車載模塊的通信方式。

  中國移動在多年前開始的物聯網專網專號建設是很有遠見的戰略性投資。有一次問相關產品經理,為什么要建物聯網專網(僅核心網,無線不會),現有的網絡與卡管理體系難道不能滿足需求嗎?該產品經理給了我一個場景,立刻恍然大悟。以兒童安全手環為例,由于物聯網的資費/收費模式與普通手機完全不同,當中國移動將一批卡賣給360后,中國移動并不知道360把手環賣給具體哪個客戶,這是典型的B2B2C模式。這里有一個問題,如果客戶拿到手環后,把SIM卡卸下來用在手機上怎么辦?能找客戶直接收費嗎?答案顯然不能,這里專網就有好處,在發卡之前就已經做好數據,該SIM卡只能與360后臺某服務器(IP或域名)進行流量通信,專網能夠低成本方便的實現該類管控。

  物聯網發展將導致“卡商”第一次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因為物聯網機器卡的不同形態與不同要求,比如有的要求耐高溫高壓(或低溫低壓),有的要求多次可插拔等,且機器卡的需求量更大于普通的手機卡,“卡商”變得更為重要,且能夠繞過運營商直接面向客戶。

  五、“云化”將成為重要的生產與生活方式,軟件及應用是未來

  什么是“云”?可能從事云計算多年的專家也很難一句話說清,因為“云”涉及到的領域實在太多。以至市場上出現許多“云”產品,有些和“云”關系并不大。蘋果的“iCloud”是面向蘋果手機個人用戶,中國移動“彩云”也是如此,主要解決“云存儲”問題。“阿里云”“百度云”“天翼云”“移動云”主要面向企業用戶,尤其是中小企業,主要解決中小企業網絡與IT低成本快速部署問題,涉及到“虛擬機”、“彈性存儲”等IT及網絡資源,以及各類云化的SaaS應用。“云”的最終歸屬應該是“大數據”,因為“云”化的最終結果必然導致數據集中,集中到某個或數個“資源池”。“大數據”其實是一個價值與應用命題,“云計算”是大數據應用實現方式,只有“云”的方式才能經濟高效實現大數據應用的落地。

  未來會如何發展?對于軟件企業來說,華為的研發人員目前所使用的“私有云”可能是一個樣板。據說華為有6萬研發人員(占比40%),所使用的辦公電腦其實只是一臺顯示器以及數據線,每一個代碼操作都實時存儲在集中的資源池中,下班后可以根據需要申請后臺運算測試白天工作的程序代碼,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得知昨天代碼的測試運行結果。這樣做的好處就是計算資源的充分利用,盡可能減少浪費。當然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所有的行為都在內部資源池中,充分保障企業整體的信息安全。

  對于個人而言,NEC公司展覽過的“虛擬手機”也有一定代表性。也就是手機打開后只能點擊一個“桌面應用程序”,所有操作只能在進入該應用程序后進行,所有的視頻、圖像、文件數據均實時通過網絡同步到“云平臺”,手機實際上就等于顯示器+計算器,不需要任何存儲資源。這樣的好處一方面節省手機成本,不用為8G還是16G而煩惱,另一方面就是不怕丟失,因為本地沒有任何存儲。當然這是一種極端情況,但以筆者使用中國移動“彩云”的親身體會,手機打開“彩云”客戶端,在WIFI環境下讀取云端的圖片和視頻和本地幾乎沒有區別,當LTE普及到一定程度,如無處不在的WIFI一樣的話,手機端及各類個人終端“云化”不可避免成為一種普遍的生活方式。

  有什么應用不能被“云”化的嗎?當然有,當應用與專有設備緊密相連的情況下是不能被“云化”,就如基站設備。當應用不涉及專有設備的情況下,一切都可以“云化”成X86服務器和某塊應用板卡。按照這個邏輯,其實移動通信的核心網完全可以“云化”或者“虛擬化”。NEC在這個展覽上提到的“虛擬EPC”其實在朝這個方面探索,最終目的當然是降低部署與維護成本,更靈活的配置指令及資源。

  對通信運營商而言,“云化”的直接結果就是部署及運營維護更為方便,成本更低,意味著網絡運維人員會大幅度減少。當然隨著電子渠道普及,一線客戶服務人員也會大幅度減少。“云化”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應用與能力平臺、控制平臺完全分離,基于基礎能力設計開發各項“SaaS”應用才是通信企業真正要做的事情。有專家提出未來一流的通信企業都是軟件公司。筆者聽后感慨萬分,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是否應該在大學的時候就去學習軟件技術?

  未來是不確定的,且充滿變數,當我們在談論移動通信未來的時候在談論什么,取決于我們分析預測的角度和假設。當我們把目光局限于通信運營商之間的話,因4G而領先一步的中國移動會因此而樂觀。當我們把目光放得更遠的話,技術進步并不必然帶來運營商的利好,4G并不必然讓我們的日子過得更好。企業和個人一樣,未來過得好不好最重要的來自自身的努力和對環境的適應能力,對未來的種種預測只是讓我們更為客觀的認識自己與周邊環境。(本文首發自微信公眾號“科技雜談”)

來源:創事記
光纖在線

光纖在線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光纖在線官方微信

熱門搜索

熱門新聞

最新簡歷

  • 吳** 深圳 生產線領班/線長技術員/產線操作員技術員/產線操作員
  • 陳** 廣東 副總經理/副總裁生產經理/主管營運經理/主管
  • 劉** 深圳 項目經理/主管研發/開發工程師市場/營銷經理/主管
  • 劉** 武漢 總工程師/副總工程師技術/工藝設計經理/主管銷售經理/銷售主管
  • 張** 嘉興 技術員/產線操作員技術支持工程師

展會速遞

微信掃描二維碼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电竞比分直播彩虹六号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腾讯棋牌手游排行榜 深圳风采结果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几分 多彩网开奖开奖结果 BBIN体育N 天津十一选五爱乐彩手机版 新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 悠洋棋牌